忆.时代的眼泪…

时间过得太快
照照镜子
发现自己早已是一个踏进了社会,在大人们的世界被磨灭的大人了
无所谓是否存在过,一切存在过的也已成过眼云烟
无法回到过去,能忆回的都只是有意无意的影像

难以割舍
那些时光是青春的痕迹,是时代的眼泪
懵懂之初的我们
麻木不仁的我们
我们早已被世界所改变,被社会所毁灭

人生也不过是一簇花
花瓣一片一片地撕下,日子也一天一天得过去
当然,我们也慢慢地被所谓的青春给忘却
直到死亡

绫波忘却计划
作者/滝本竜彦 翻译/火土君

EVA放映结束的那天,众多青少年陷入了绝望。
“明天开始要为期待什么而活下去呢……”
然后在EVA剧场版上映的那天,众多的青少年的心灵都受到了伤害。大家都怀抱着语言难以形容的苍茫感情走出了电影院。
但是有一部分人将对EVA的朦胧感情用同人小说的形式发泄出来,写出符合自己期望的EVA故事。就这样,1997年时产生了空前的EVA同人小说热潮,据说当时网络上有几百几千个EVA的同人小说站。在那巨大的集团的角落里,也有我的一个主页。主要内容是恋爱小说。女主角是绫波,主角是“我”的,脑内妄想恋爱小说。
脸上浮现出干笑的我坐在被炉里,写下这些精神腐烂的妄想小说。
大学一年级时,我连去学校都忘记了,只写着这些妄想含量百分之百的纯粹自我满足式小说。
我想象中的绫波不会拿起武器,不会爆发,不会有三角关系,非常令人安心。
我使用就算在当时也算是旧型号的NEC98,快乐地创作着这些低能妄想小说。
虽然那完全是超低智商的青春小说,但至少在自己写的妄想小说中也好,我想要接近绫波。
我那么喜欢EVA,决定这一生只爱绫波一人一直到死。
即使在社团的新人欢迎会上,我也挺起胸膛,像传教士一样宣传EVA。
“大家好,我是北海道出身的泷本龙彦。兴趣是看叫做EVA的动画。如果有人想看,我会立刻把录像借给他,请轻松地来跟我说吧!”
不知为何,那之后谁也不来跟我说话,但是几个月后的学园祭当晚,社团的人们向我的房间蜂拥而来。
也许是因为我住的公寓离学校很近,他们似乎想借住一晚。
我立刻兴高采烈地召开EVA上映大会。为了不让疲劳的大家睡过去,我高声解说着。
“来看这一幕!好好看看这一幕,真是太棒了!”
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!啊……!”
真嗣君向下砍,EVA狂吠着,刀刺出来的鲜血飞溅,我扬起拳头大声说道。
但是,大家都咂着嘴走出了我的房间,之后再也没来我的房间玩过。
独立一人留在黑暗房间里的我这样想到。
那群人懂什么。
无视EVA的人类,全部无知。侮辱EVA的人全部都是我的敌人。
不管是怎样有才能有学问的人,我也不允许他说EVA的坏话。一看到刊登着侮辱EVA的文章的杂志,我就会因愤怒而浑身颤抖。如果我当国王,一定将他们全体肃清。
装得好像很懂的样子,说什么“那个呀做得很失败啊”,小看EVA的那些人,我就算死也绝对无法允许。不懂EVA好处的人类,应该立刻因为自身的无知而羞愧地切腹。
你们这群人懂什么。
某一天,我在大学的研究讨论会上,放映了EVA。
好像是什么“影像媒体与文学的关系”之类的研究会,具体的想不起来了。
因为我中途开始就不去念了。
正当我得意洋洋地发表言论时,一个打扮得很新潮的男人对旁边的女性小声说道:
“到现在还在说EVA?那家伙没问题吧?”
我紧握着拳头离开了研究室。那之后再也没去上过那个课。
泪水弄湿了枕头,我诅咒着这个社会。
什么叫“到现在还”啊。
别以为EVA是消耗品啊。
别以为可以忘记凌波啊——至少还有我应该会到死都爱着绫波。证据是我买EVA的周边买得堆成山,UCC的EVA咖啡喝得都长虫牙,书架上收满了有关EVA的书,真嗣君作封面的画集也在发售当天买了两本。
EVA的台词当然全能背下来,CD每天都听,海报也帖了满面墙。跟来我住处玩的女性两人独处的夜晚,我也在用电视看着EVA。
背后有人类的女性这件事令我感到非常紧张,但只要双手抱膝坐着看EVA,心情就会平静下来。
就像这样,我的青春里全部都是EVA,而且我最喜欢绫波丽。每晚写妄想EVA小说写到深夜。
女主角是绫波主人公是我。在故事的最高潮,我向绫波告白了。
“我喜欢你。不论到何时,我都喜欢你!”
但是……
但是我不知道绫波这个时候,应该做出什么表情。
在表情还难以决定的时候,时间飞逝而去。
猛然回过神的时候,我已经二十五岁了。
二十五岁的我,变成了听到“好莱坞要拍EVA真人版了!”这种大新闻也完全不会动摇的大人。
变成了会回应“绫波是谁演的?希望索性让黑人来演,让大家吓一跳呢。”这样的小玩笑的大人。
再也不会狂热地大叫着“不要侮辱EVA!”了。
墙壁上绫波的海报在很久之前就拿了下来了。
EVA的录像带也在壁橱里积满了灰尘。
曾经完全背下来,经常随口引用的EVA台词,现在也几乎都忘记了。不得不与人讨论EVA的时候,我也会不那么狂热,而是微笑着回应。“那还真是部划时代的动画咧。”就算有谁这样略带讽刺地提到EVA时,也会不涌起怒火,已经不会因什么感情而激动了。
因看到“剧终”这文字而感受到的丧失感,我已经完全消耗掉了。
那些无法言说的苦闷,那些黏稠不明的感觉,心里裂开的缺口……也都完全消耗掉了。
就算如此,我的心里还残留着唯一的感情,发觉这一点后,我笑了。
那是痛苦。
为了写这个随笔,重读过去资料的我,因为感受到了胸口的痛苦而微笑。因为那些丢脸的过去而感到快乐。
比如说有名的作者所作的,那个超冷的EVA之诗。
或是某作家因为EVA而跟老师打起架来的法庭记录。
还有在箱根汤车站上,不知是谁放置的“欢迎来到第三新东京市”的看板——回想起这些痛苦而丢脸的事情,我高兴地笑着说,大家都曾经是傻瓜啊。
回想起来,那时的一切都非常辛酸,却又非常美好。
了不起的大人也好,头脑也很好的学者也好,当时的大家,都又痛苦又有趣,我也同样是又年轻又疯狂。
从壁橱的深处把NEC98拿出来,重读起当时自己所写的妄想EVA小说,回忆起那因过于愚蠢的妄想而沉迷的自己。
——因为一些奇妙的事情而唤醒了自我的绫波,从NERV那里逃了出来,乘上了小田急特急电车。
在新百合站换成了普通电车后,终于来到了生田。
然后她与深夜的车站前闲晃的我陷入了恋情,但是NERV的保安来追捕了。
我运用机智把她藏到了公寓里。
已经没关系了,在这里就可以安心了。
所以求你了,绫波,请你一直呆在这里吧。
大概在我的世界里,最喜欢的人是你。
只要有你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—— “没错,我,不管到何时,都会一直喜欢你的!”
但是……但是,你原本就不存在在任何地方,我说的话也是个大谎言。对于虚构少女的热情,已经在数年前消失在虚空中了。而且因为绫波又是个不怎么说话,也没有什么表情的少女,我们两人不知要做什么表情,很长时间什么也不说,只是呆站在那里。因为当时卡在了这里,我重敲起数年没敲的古老98式键盘,开始续写这妄想 EVA小说。
“对不起了,绫波,我已经不行了。”
“是吗。”
“我想不起你的台词了。也回忆不起来你的脸。呐,拜托你,回到我身边吧,我需要你!”
“别说那么悲伤的话。——对,对了!笑一笑吧!”
然后绫波就与第六集结尾一样,向我露出了微笑。
“再见了,龙彦君。你不会死的。因为我会守护你。”
然后电线杆子上白鸽飞起,回头一看,绫波已经不在任何地方了。
我擦下眼泪,向那方向挥手。我微笑着,向那冰冷痛苦的回忆的全部,挥手告别。

One thought on “忆.时代的眼泪…

浮黑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